離開排雲山莊,已是一點五十分,果然休息太久再出發,肌肉都鬆懈下來了,後面的這2.2公里步伐顯得有點沉重。

剛剛在排雲山莊還慶幸著山路之好走,沒想到才說了嘴便打了嘴,

當我們看見前往圓峰山屋的路時,我心中不禁飆出一連串的髒話,斷崖峭壁上的狹窄碎石路,對我這種有懼高的人來說,根本就要軟腳了。哇啦啦地,我沿路亂叫破壞了山的寧靜,但心中真的很恐懼啊,想到明天又得走上一趟,腳步便不知如何前進是好。

天色漸趨陰冷,開始起霧了,怨念更深重,到底誰說玉山好爬的?這種路線一點也不親民啊!硬著頭皮一步步踏穩,不敢駐足欣賞風景,我只想趕緊離開斷崖。

(但說真的,若您不怕高,可在這段山路上多停留一陣,一個人,傾聽山谷的聲音,該是一種天人合一的享受。)

新增資料夾4.jpg 

IMG_4737.JPG  DSCF9478.JPG

上右圖中有一道細細白線,便是我懼怕的生死斷崖路。

乜寇大哥不明白我們的恐懼,後來知道原因便安慰我們,他說即便從碎石坡滑下去頂多是皮肉傷,不礙事的,石頭有磨差力,不會讓人一路滑到山谷,他們當嚮導有時為了趕時間,會這樣抄近路。(話是這麼說,我可不敢嘗試。)

圓峰山屋.jpg 

圓峰山屋露營地標高3640公尺,共可容納32人,山屋的部份僅可睡15人,其餘17人須於營地搭帳篷。(我們沒抽到山屋,必須露營)

抵達山屋時是四點多,天已開始飄雨,溫度也持續下降,乜寇大哥及long大哥辛苦地為我們搭營帳及煮晚餐,部分的人過去協助,其餘的人在山屋與登山客聊天休息。

山屋附近有簡易的引水裝置,但我們去的那一天管線似乎斷掉,取水不易。long大哥在很克難的環境下為我們完成了豐盛的晚餐,感恩哪!

晚間因雨無法觀星,晚餐過後乜寇大哥取出他的吉他,我們一群人窩在臨時搭建的雨蓬內高歌,喝著溫酒及薑湯,觥籌交錯,歡樂無限。我回想到上〈山中避雨〉一課時,豐子愷感受到的「樂以教和」,如今我也總算感受到了,簡陋的環境裡,不熟識的我們窩在彼此身邊,樂聲消解了一天的疲累,凝聚彼此的感情,一種共患難的樂趣。

DSCF9421.JPG 

高歌後,大家收收便要入睡,乜寇大哥幫我們跟山屋裡的團喬了三個床位,因為我們當中有一人高山症,一定得住山屋中,另外兩個床位,大家好心地讓給我和另一人。(謝謝你們!)

屋中的住宿像擠沙丁魚,睡下時你會聽見他人的鼾聲、咳嗽聲;你會因天寒及氣壓的轉變感到頭痛;會輕微失眠但又不敢隨意翻身。

但比起睡帳篷,能睡在山屋裡實在是萬分幸運,因為營地地面硬且郊外氣溫極低,即便你已把所有禦寒衣物穿上,可能還是感到無比寒冷;尤其睡到早上時,露氣、濕氣滲入,睡著睡著衣物可能就被沾濕了。

 

夜漸深,屋外仍飄著細雨,且不妄想能看見日出,但能否順利攻頂?是大家沒有說出口的疑慮。

四周都睡了,山中一片寧靜。

完成今日十一公里的挑戰,真好!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燕子murmur:原本想要下的標題是「髒話連連圓峰路」,比較符合我的心境呀。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yanza326 的頭像
yanza326

大風吹

yanza32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)

發表留言
  • jpc
  • cool

    小白 妳太酷了~
  • 啊哈,你也來了^^

    yanza326 於 2010/10/28 05:59 回覆

  • 連宗毅
  • hi


    你好,看到這一系列的好文,讓小弟深覺獲益良多